<menuitem id="5094i"><strong id="5094i"></strong></menuitem>
<menuitem id="5094i"></menuitem>

<menuitem id="5094i"><strong id="5094i"><delect id="5094i"></delect></strong></menuitem>

<menuitem id="5094i"><dfn id="5094i"><menu id="5094i"></menu></dfn></menuitem>

  1. <bdo id="5094i"><optgroup id="5094i"></optgroup></bdo>
  2. 李心草:樂由心生
    發表時間:2021-02-08來源:中國文明網
       

      22歲,一戰成名,被稱為橫空出世的天才少年;28歲,執棒國家頂級交響樂團,成為極為少見的業界奇跡。外界都說他是為音樂而生的幸運兒,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指揮,是一個多么舉重若輕的職業。本期《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文藝名家講故事》欄目對話指揮家——李心草。

      一次偶然際遇,我步入音樂王國

      1971年,出生在河北保定。童年時對父親的印象常常是來去匆匆的背影。9歲那年,母親帶著回到了她的老家云南保山。從此,在云南度過了的少年時代。母親的嚴格教育讓按部就班的成長,如果不是初中一年級那年回家路上的一次偶然際遇,的一生或許將跟音樂無關。

      1983年,云南省藝術學校來到保山招生。面對招生的老師們,用口琴吹了一首《牧羊曲》,老師驚訝不已。而最讓老師們目瞪口呆的還是這個沒有學過音樂的農村孩子在“視唱練耳”中的表現。當時考試我的一個老師說,他這一輩子教學,遇到的最好的耳朵就是我。就這樣,我成了云南省藝術學校長笛專業的一名學生,入學以后,除了努力學習專業課外,我還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補上音樂基礎課。學習長笛一年之后,我就加入了學生樂隊,第一次參加排練的時候,我就被指揮的老師吸引住了,這是我第一次真正看到、感受到指揮的魅力。排練結束以后,同學們收拾好樂器走了,只有我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排練廳。我不由自主地走到指揮臺的地方,看著眼前空著的幾十把椅子,又看看我坐的長笛的位置。當時就只有一個感受:這個指揮的地方比我坐的地方感覺好,我以后要站在這里。從此,除了吹長笛,我還自學起了指揮,組織了一個近40人的業余小樂隊,擔任指揮。

      一個只有22歲的指揮家 火遍音樂界

      1989年,我背上行囊只身進京,報考中國音樂的最高學府——中央音樂學院。幸運的是我終于進入了中央音樂學院指揮專業,拿起了我心愛的指揮棒。1992年8月,旅美華人指揮家胡詠言回國,這位中央樂團的首席指揮邀請我擔任他在上海交響樂團演出時的助理指揮。對指揮來說,實踐的經驗至關重要。這一年,我與前中央樂團、上海交響樂團等國內著名樂團都有過合作,并成功演出了威爾第的歌劇《茶花女》和中國歌劇《原野》。而在這其中,我最大的收獲就是站在指揮臺上的那一份從容和自信。

      1993年,全國首屆指揮大賽,聚集了全國各地的指揮好手來參賽,我抱著“玩玩”的心態,臨時抱佛腳地在比賽前一周背了15部總譜,因為很放松,發揮的很好,竟然斬獲了大賽的冠軍。一夜間,我“紅”了,音樂界都知道,有一個年輕的指揮家只有22歲。當所有的閃光燈都聚焦在我身上的時候,我感覺到很大的壓力,說實話,我有點驚慌失措。有一個階段,我甚至有一點自我膨脹,我記得一個老太太跟我說:“小草你知道你現在有另外一個名字嗎?大家現在都不叫你李心草了,叫你李兇草,因為你什么時候都在發脾氣?!焙髞?,我真正的反省了自己,因為我知道,作為一個指揮者,無論你大腦里裝了多少音樂,無論你對樂譜多么胸有成竹,但是你面前如果沒有一個肯為你演奏的樂團,你永遠無法將你的音樂表達出來。如果演奏家們不心甘情愿的在你棒下演奏,最后演奏出來的音樂其實是不高級的音樂。

      其實我這一路上都有貴人相助,運氣很好。除了胡詠言先生,后面我還碰到了李德倫先生、陳佐湟老師,他們都不是我學校的老師,但是在藝術的道路上卻給我提供了太多的幫助。還有就是真正地指導過我的老師——徐新教授。大家都說我出道比較早,這一切和這些老師的提攜幫助絕對是分不開的。

      放棄鮮花和掌聲 只為了心中“維也納”的夢想

      1996年,我放棄了國內的鮮花、掌聲以及安逸的生活,只身前往奧地利,進入國立維也納音樂學院學習指揮?,F在想想,如果當時不去的話,我真的會后悔一輩子。維也納是我的一個夢想。剛去的時候,我不懂德語,在課堂上無法和老師溝通。我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學會了德語,開始了在維也納音樂學院的學習。

      我記得有一次,金色大廳聽維也納愛樂樂團的排練的時候,在我身邊坐著一個父親,帶著兩個男孩,一個大概六七歲,一個有十歲左右。他們三個坐定以后,那個父親從他的包里拿出三本我們指揮看的樂隊的總譜,給小孩一人發一本。更讓我吃驚的事情是,那個六七歲的孩子不停在問他父親,剛剛看到的那個排練巴倫勃依姆指揮的那一段跟我們在家聽的大師指揮的不一樣。整個排練都結束以后,我就大膽地走上去,我說你這兩個孩子真了不起,然后他用很詫異的眼神看著我說:“有什么了不起的,維也納的孩子全是這樣的?!蔽覇査膬蓚€孩子都學什么樂器,他說:“沒有,難道熱愛音樂非要學什么樂器嗎?我們只管教給孩子們怎么去理解音樂熱愛音樂,至于他們學不學樂器是他們自己的事?!蔽耶敃r真是一下陷入了沉思。

      回國的這些年,我抓緊一切機會在呼吁,讓我們的孩子們有機會接觸到真正的音樂,去體會音樂帶來的最純潔最美好的快樂。我堅信,中國的藝術家,一定要有中國的觀眾,而觀眾是需要從小培養的。經常有人問我,在音樂的路上,天賦和勤奮哪一個更重要?我認為,一個成功的音樂家,天賦一定占百分之百,勤奮同樣占百分之百。要想得到回報必須付出,我一直愿意付出,因為音樂是我這輩子最喜愛的事情。

    責任編輯:楊 學靜
    在線評論
    用戶昵稱:   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
    驗證碼:          查看評論
    中國精神文明網網站©版權所有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5945584&encoding=UTF-8&data=AFq48AAAAAcAALvDAAAAAQAY5p2O5b-D6I2J77ya5LmQ55Sx5b-D55SfAAAAAAAAAAAAAAAuMCwCFGYqFrpuXhTykTY6V4KWsNrSVTLtAhQK9F7u7EefxZaerIA5YJzWLu5FPw..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5945584&encoding=UTF-8&data=AFq48AAAAAcAALvDAAAAAQAY5p2O5b-D6I2J77ya5LmQ55Sx5b-D55SfAAAAAAAAAAAAAAAvMC0CFDe-hKSxykdp6Ru5J5jkmrmFrad2AhUAickmTT53Gq2Vt78yudQ0uCOBOTk.&siteid=7
    偷偷下药BD在线观看
    <menuitem id="5094i"><strong id="5094i"></strong></menuitem>
    <menuitem id="5094i"></menuitem>

    <menuitem id="5094i"><strong id="5094i"><delect id="5094i"></delect></strong></menuitem>

    <menuitem id="5094i"><dfn id="5094i"><menu id="5094i"></menu></dfn></menuitem>

    1. <bdo id="5094i"><optgroup id="5094i"></optgroup></bdo>